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領教職場新人“90後”:做事有激情但缺責任心

“公司來了一批‘90後’。”一些職場人士的MSN最近改了新簽名。掐指算來,中國最早的一批“90後”大學生一個月前剛剛走上了工作崗位。

在初入職場一月間,“90後”感受到職場的新鮮,職場也“領教”到了“傳說中的90後”的與眾不同。那麼,在老闆、同事、HR(人力資源管理)經理等職場人士眼中,“90後”新人是什麼樣的呢?

做事有激情,但缺責任心

《滬港經濟》雜誌執行總編唐曄前幾天覺得特別“鬧心”。因為才招進來1個多月的“90後”小編輯出其不意就離職了,弄了他個措手不及。 “說要辭職就辭職,後面的編輯還沒來得及招進來呢,只能先請不是這個崗位上的其他同事代勞。小朋友蠻有靈性的,本來還打算重點培養呢。”唐曄表示很無奈。小編輯為啥辭職?唐曄也說不太清楚,就是感覺“小朋友對這份工作不是很認同,有啥想法又不願和我溝通”。

百度上海分公司前一陣有個“90後”客服也辭職了。因為之前入職培訓時表現特別優秀,所以她的辭職引起了百度上海分公司總經理錢程的重視。在“離職面談”中,錢程委婉地表達對其挽留的意圖,並詢問是否由於壓力過大或管理方式不適應等問題導致她離職。誰知,“90後”客服給出的答案是:和男朋友分手啦。面對如此理由,錢程稱“實在看不懂”。

“90後”才入職,關於他們“閃辭”的消息就很多。上海正略鈞策管理諮詢最新發佈的《2012中國薪酬白皮書》顯示,中國“80後”、“90後”員工離職率整體偏高,達30%以上。負責此項調查的人力資源專家告訴記者,作為職場新生代的“90後”實際頻繁離職的比例更高。

辭職的理由嘛,什麼都有。比如,有的說工作總加班、上班路太遠,還有個“90後”竟然因為公司食堂飯不好而辭職。最離譜是個名叫“mary”的網友在貓撲網上的爆料。他說,公司一位1991年出生的男同事辭職了,辭職的原因是“公司裏女生太少”。這個男同事說,自己感情一直空白,工作之餘接觸社會的範圍太局限,因此要找一個女生多的工廠去上班,這樣就可以在工作之餘,找到屬於自己的另一半。跟帖的網友直呼“這理由也太前衛了吧”。

“缺乏責任心,抗壓能力差。 ”錢程發現,這是“90後”的第一大缺點。他說,“90後”特別在意工作的舒適度,讓他們在每天工作8小時以外幹活,他們都會表現出非常不滿。

埃特公關公司HR經理周偉莉也說,“90後”其實是特別有激情的一代人,對什麼都感興趣,做事熱情高,但缺乏持久度,尤其受到打擊時,就會找各種理由退縮。

周偉莉說自己所處的公關行業,接到的專案中很多需要幫客戶出些有創意的點子。 “可能你冥思苦想了一個晚上,覺得自己想出一個特別棒的點子。但第二天到客戶那裏,你沒說上兩句,就被客戶否定掉了。這時你怎麼辦?我們很多業內做久了的人,會覺得這很正常,我回去再想啊。但很多‘90後’往往開始會情緒高漲地去想這個點子,但真的受到打擊,就會有想放棄念頭產生,甚至會和領導找各種理由要求退出這個專案。 ”

“有點呆”,有時讓人哭笑不得

“有點呆”恐怕是很多初入職場的“90後”給老闆與同事留下的另一個印象。

初入職場嘛,還沒有進入狀態,難免會跟不上節奏,只是這“90後”有時候實在表現得“有點呆”。

說起自己手下新進的“90後”小記者,某報社記者蕭瀟至今還覺得又好氣又好笑。

“有一天我帶他去市政府採訪。說好大家在市政府大門口碰頭,然後一起登記進去。但已經過了約好的時間,他還沒有到。我就給他打電話,他在電話裏一直說‘到了、到了,就快到了’,但問他具體到哪里了,他也說不清楚。之前,我還怕他找不到地方,特意查閱了從地鐵出來應該走哪個出入口比較近,併發短信告訴了他。後來過了10多分鐘,他終於氣喘吁吁地到了。小朋友態度倒是很誠懇,連連道歉,說因為很少來人民廣場,找不到我說的那個出口。我說,那你不會問路人啊。這時他好像才恍然大悟,說‘忘記問了’。我再一看,他手裏怎麼什麼都沒有拿啊。我就問,你平時採訪用的筆記本和筆呢?他說,剛才在地鐵裏面擠掉了。然後還繪聲繪色地和我描繪,剛才地鐵裏面人有多麼多麼多,自己發現筆記本掉了,但想想要遲到了,就顧不得去找了。我聽得只感覺有三條黑線從頭上劃過。你說,這做記者的沒有筆記本和筆,就和士兵上戰場沒帶武器一樣,你來幹什麼啊。最後,到了採訪對象那裏,我不得不和人家說,請給我這位同事幾張紙和筆吧。 ”

有部分被採訪者表示,“90後”好像是被父母事事包辦久了的一群孩子,初到職場找不到自己做事的感覺。有時他們不是不努力工作,也不是能力不夠,但就是讓人覺得做什麼事情都 “差一口氣”。這讓一些公司領導和同事一度感到交給“90後”某項工作,不是特別放心。

不過,人總是要有個成長的過程,很多HR經理倒是很樂觀地表示,適當留給新人學習的時間,“有點呆”會隨著經驗的增長而改掉的。周偉莉就說,當我把某項工作交給“90後”新人時,我心裏其實非常清楚他們可能會在哪里做錯,但開始我可能不會提醒。我會留出讓“90後”自己學習的空間和時間,如果他們實在做不好,我會告訴他們應該怎麼做,並引導他們建立一些必要的工作習慣。
返回列表
花蓮民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