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墮落男人 ——炮灰

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寂寞,形單影隻,從高中到大學心中都有一處陰暗的地方照不到陽光。一個人的世界沒有兩個人的溫暖,我的靈魂在寒夜中冷得抽搐。我也覺得自己像個晝伏夜出的野獸。白晝中把自己的軀殼隱藏在心裡隱隱地呻吟;深夜中總會傳來一聲低沉淒切的怒吼,迸發真迷茫與孤獨。那是一個男人無法釋懷的脆弱。
  
  每天身邊都有一些人圍繞在自己的周圍,但自己總是很難和人家接上話茬,若即若離。曲終人散的時候,只有我一人在喃喃自語。抓不住身邊的快樂,只能慢慢地留下心中的寂寞。不喜歡張揚,不喜歡湊熱鬧,一年半的大學生活就封鎖在圍牆之內。很多時候,在晚上自習的路上,昏暗的燈光下映出自己的影子合同那遠處模糊迷離的光亮,我卻感覺這樣的氛圍會那樣讓自己呻吟的心感到親切和滿足。每天,我都和我的影子奔波在宿舍、食堂和教室的路上,一串串的腳印,一串串的抑鬱。習慣了獨自一人,習慣了寂寞,我也就不在為孤獨苦惱,心就是這樣麻木。
  
  當然,我也有自己的喜好。網吧就是我最常去的一個地方。每次上機,第一個被點開的窗口就是穿越火線。當一個人飽嘗抑鬱,但不放棄對自信、尊嚴和榮譽的追求而找不到出路時,這玩意兒,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洩憤工具。拿上自己最喜歡的M4,子彈上膛,金屬質感的kengkeng作響,心裡充滿了殺機和快感。槍聲、炮聲、炸彈聲此起彼伏,衝擊著我空洞的心房;目光呆滯,神智早被子彈流光,血肉橫飛的五彩場面召喚和感染。用一顆子彈點燃憤怒的激情,用敵人的鮮血喚醒沉默的生命,我的心中何止安慰,更是在壓抑的無語時,如狂龍一般翻雲覆雨,張牙舞爪,殺人似的眼中泛透著死亡的光,惡狠狠地盯著你。衝啊!殺啊!愈演愈烈的憤怒讓我失去生的理智,更是殘忍地追求死。我願意做一個炮灰,只是讓那些扼殺我的人知道,爺我不怕死。你把我幹死了,我在下一次會讓你死得更慘。你們的子彈來得更猛烈些吧!你們沖得更血腥些!一個失去理智的瘋子在等著你們!
  
  狂叫……
  
  戰鬥完畢,我踉蹌著回到宿舍。宿舍一位總是取笑地說:「看你那迷茫的雙眼,去上網了吧?」「呃…我……」,我無語。
  
  鏡子裡一張失去血色的皮貼在臉上,面容枯槁而迷離;那對雙眼更是在迸發過後沉淪得黯然無光,深陷下去,迷離彷徨盡寫其上;鬍子拉碴,嘴唇乾涸,喉嚨間歇地蠕動著,乾嚥著一片苦澀;頭髮油膩,混亂交雜。看著自己,我不禁地問:我到底想要什麼?
  
  遊戲裡有一位的名字叫「越活越墮落」。我趕緊給他發信息:你的名字起得太有同感了!他回復到:呵呵……這算是對生活的無奈吧!也看到一位起的名字叫「坐等紅杏」。我不禁歎惋,我只能越活越墮落,而不會像閒人一樣瀟灑地等待生活無私的賜予。因為我追求不了,也追求不到。
  
  現在我才明白,其實不是我太寂寞而是太墮落,在壓抑中一步一步走向無知,卻不走向希望的那條路,便越走越遠,把自己的心都掏空得沒一點依靠,把自己的靈魂掩藏得越來越深,最終見不到光明,只能在黑暗中尖叫。我究竟需要什麼?我不想要寂寞,也不想要玩過遊戲後失落的慘狀,我想要的是遇人敢於廝殺的勇氣和一個希望的明天。那時,朋友再少,心也不會落空;生活再苦,也有甜蜜的味道。
  
  寫給自己這個墮落男人。
返回列表
花蓮民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