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家長會

在我的學生生涯裡,只有過一次家長會,也就是這一次家長會讓我永生難忘。
  那是一個冬天的上午,對於明年要不要參加高考,學校不僅要聽我們學生的意見,還要把家長也請到學校,聽一聽他們的意見。我,作為班長,家長是一定要請來的了。
  沒有想到的是,一向對我十分關心的媽媽這一次好像不怎麼關心我似的,對家長會一點也不感興趣,好像我作為一班之長,在家長會上還會讓她感到難堪似的。好說歹說,總算答應了我。
  家長會在一個寒冷的上午如期舉行,眼看著家長們陸陸續續地趕到學校,我心裡開始有點著急起來,媽媽不會不來了吧?教室裡漸漸熱鬧起來,家長們有的圍在一起談論著自家孩子的成績,有的拉著老師詢問有關高考的情況,同學們也是議論紛紛。我時不時跑到教室外張望著,希望能看到母親的身影能盡快出現在校門口。但是,一直到家長會開始,媽媽也沒有出現在我的眼前。
  老師在那裡說什麼,我一句也沒有聽進去。媽媽現在到底怎麼樣了?是不是出了什麼事?還是有事不能來了?難道什麼事比她的女兒高考的事還要重要嗎?想著想著,心裡又多了一份委屈,眼淚就不知不覺地流了下來。我把頭伸出窗外,偷偷地抹去了眼角的淚水。就在我要縮回頭的那一刻,我看到窗外的水泥路上徘徊著一個再也熟悉不過的身影。寒風把她的頭髮吹得亂逢逢的,厚重的棉衣把她原本日漸消瘦的身型變得臃腫不堪,肩上挎著一個竹簍,裡面是一團亂糟糟的稻草,那是她從家裡帶雞蛋出來賣時必要的行頭。腳上那雙膠鞋全是泥水,早已面目全非。她一定在那裡徘徊了很久,水泥地上已踩出一在片黃黃的泥濘。
  我心裡一下子就被刺痛了,想都沒想,就從後門跑了出去。「媽,你在這裡站了多久了?幹嘛不進去?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!」說著,我拉起她的手就要往教室裡鑽。「咦,你怎麼不帶你媽媽進去呢?外面多冷!」班主任不知什麼時候出來了。「你們先進去吧,我一會兒進來。」媽媽笑了笑說,「我在走廊裡站會兒。」她放下肩上的竹簍,搓著雙手,跺著腳。媽媽的臉紅紅的,也許是被風吹得太厲害了吧。
  「那我先進去了,我還要代表同學們表決心呢!你快進來喲。我坐在第一組邊上,你過來找我好不好?」我勸不動她,只得一個人先進去了。
  「現在由班長代表同學們說幾句,好不好?」班主任向我招招手,示意我上台表決心。我看了看走廊上的媽媽,她正看著我,一臉的笑意,是那種每次我拿著好成績回家的笑容。
  我剛站到講台上,後門輕輕地被推開了,擠進來的正是我媽媽。她正要關門時,突然一陣風吹來,「彭!」門關上了。大家正等著聽我表決心,一聲巨響,把大家都嚇了一跳,都回過頭去看個究竟。媽媽的臉一下子又紅了,接著便一臉的笑容,那是一種怎樣的笑?我不知道,只是心裡很難過。慢慢地,大家回過頭來,即而開始交頭接耳,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,但是我從他們那種斜斜的眼光裡看到了一種不屑與鄙夷。我的臉一下子也紅了,看看媽媽,她此時早已坐在座位上,不過不是我說的那裡,而是最裡邊的那一組的最後一個。
  看著台下那些衣著光鮮的家長們,看著那些不友善的眼神,看著坐在角落裡的媽媽,我的鼻子辣辣的,喉嚨裡好像有刺一樣,心裡更是亂成一團。後來我說了一些什麼?我真的自己也不清楚了,那是在我學生生涯裡最失敗的一次演講。在大家的掌聲裡,我跑了下來,我怕再多站一分鐘我就會流下淚來。我不想讓媽媽看到我的淚水。
  在那一刻,我知道了為什麼媽媽寧願在教室外吹風受凍也不進教室,為什麼她總是不肯和我一起進教室,為什麼在那個家長會上,她始終沒有和我說過一句話,就好像我是一個和她毫無關係的人一樣。
  我想,在媽媽的心裡,我在同學們眼裡的形像,會因為她的不體面而受損。其實,媽媽,不管你的衣著形像有多不體面,你心裡那份給女兒的愛,就足以讓我在同學們面前炫耀一輩子了。因為你心中有那份沉重的愛,你就是世界是最體面的母親了。
返回列表
花蓮民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