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筆獨舞

手機再我無數次關注下,滅了!我,躺下,坐起,躺下,又坐起,隔壁傳來餘音繞梁三日不絕的呼嚕聲!睡的可真香!看了看窗外,又飄雪了,雪花密密柔柔。
  
  透過玻璃,妖嬈多姿的雪花,聚集在窗臺上,如花瓣一樣張開,綻放,然後一瓣一瓣飄落。似乎聽到花前月下情侶呢喃的絮語。我獨守一角,窗簾就是帽子,細看夜是怎樣從窗外走進房間的,變成頑皮的小孩,跳上我的床。又是怎樣從房間裏悄悄溜走,被晨曦取而代之。
  
  細看夜雪,一絲一縷,一條一線,像大風揚起的少女頭髮,很短,也很美!
  
  我便想像是不是上蒼特意為我降落的甘霖。
  
  今夜,是我在欣賞外面的風景,遙想有那麼一天我也會成為別人眼裏的風景。
  
  一開窗,片片雪花帶著清香飄了進來,我忍不住一聞再聞,不忍心錯過這場雪。於是拿起筆,開始在素白的筆記本上無拘無束書寫,我喜歡沒有行格的白紙,可以肆意橫行,伸胳膊扔腿。寫你的名字,寫你愛唱的歌,寫你愛吃的食品。
  
  “不入你的夢,我無法做你的詩”
  
  誰知道,一寫卻是歪歪扭扭,帶著滿肚子的情緒:
  
  外面,冰粒的聲音就跟心跳的聲音完全重合了。
  
  我將筆記揉成一團,將我的心揉成一團,一起丟出窗外,卻被多情的北風銜了回來打了許多結。我多想一個人呆著,將心上的人繼續書寫。
  
  “我忘了自己,只記得遠方傳來憂鬱的歌聲,也許是我老了”
  
  多少次告訴自己,你是我人生旅途一生的車票。
  
  只有你一張。
  
  窗外
  
  風,就如你的微笑
  
  雪,就似你的舞蹈
  
  燈,就像狼的眼睛
  
  夜將深未深,昏昏渾渾,愁將去不去,莽莽茫茫。
  
  屋裏,我在角落裏輕輕哆嗦。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變得如此善感,那感覺就像是喝一杯熱開水,然後慢慢呼出一片雪花。
  
  雪花展示著她的美,或許只是一個漂泊的過程。
  
  我把自己比喻成了那個過程裏面的一種螞蟻,只想背著心儀的那片雪花,陪她一起昇華!
  
  這樣一個冬天
  
  我只能抱著我的文字取暖
  
  屋外,寒流肆虐
  
  屋內,我靜靜地行走在意象的田園
  
  解讀夢千年
  
  靈感的熱水
  
  喧鬧著沖出瓶頸
  
  洇成詩意的平原
  
  雪花
  
  調皮的腳尖踩出靈動的詩篇
  
  淺笑著繞著琴弦化蝶翩翩
  
  牽一段時光編織愛的囈語呢喃
  
  擷一縷溫婉的微笑
  
  送給一個冬天取暖
  
  點一盞心燈給雪白的冬夜
  
  讓夢不寒
  
  這個冬天離我很近,很近
  
  似乎過了這個冬天,就是春天了
  
  可又似乎沒有了春天!
返回列表
花蓮民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