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流淚的鹹鴨蛋

收拾陽台,一壇鹹鴨蛋,發出刺鼻的臭味兒。我這才想起,是不久前擔心鴨蛋醃時間久了不好吃,就撈出來重新放到淡水裡。後來忘了及時煮熟,才導致如今的結果。
  亡羊補牢,需要盡快清洗煮熟。可開鍋後竟慘不忍睹,完整的鴨蛋已經寥寥無幾,孩子要求扔掉,嫌這些鴨蛋的味道不好聞,樣子又不好看。
  我有些不快,想起了自己的那段往事……
  父親離開的早,只剩下母子四人相依為命,家境的拮据可想而知。高三那年,全家的中心工作都圍繞在一個人身上,母親為了保證我的營養,不得不養了一頭豬,在城鎮的庭院裡養豬,不便之處可想而知。
  豬需要一天天慢慢長大,總不能用氣吹起來,更不能在做菜的時候,跑到豬圈裡用刀向正在吃食的豬屁股上割下一條肉下鍋吧!於是,母親選擇醃鹹鴨蛋。
  放學很晚,每次我放學到家的時候,他們已經吃完了飯。
  我的飯桌上,每次除了一盤青菜外,還一枚淡青色的鹹鴨蛋。
  喜歡吃鹹鴨蛋的那種感覺:輕輕地在桌角,磕掉鴨蛋圓頭那端的皮,啪的一聲脆響,裡面露出一個圓圓的蛋窩兒。先小心翼翼地用筷子挑開蛋青,白色的蛋青狀如凝脂,淡淡的鹹味兒伴著飯菜入喉,別有一番情趣。最好吃而又捨不得馬上吃掉的,最讓人回味無窮的就是袒露的蛋黃。那誘人的油汪汪的蛋黃,讓我久久不忍動口。
  單調緊張的學習,令人疲憊不堪,只有在進餐的這一刻,用筷子的尖深深地插入蛋黃,然後緩緩地抽出來,放在舌尖輕輕的舔上一口,那味道就是一個字--香,如果再緩緩的抿一口,那沙沙的,綿綿的感覺,更不用說有多美妙。我喜歡那一刻的放鬆和恬淡,鴨蛋在那個年代,就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佳餚。
  吃飯的時候,母親看著我饞嘴的樣子,總是笑呵呵的。這時候,弟弟妹妹早就跑到外面玩去了。
  盡情地享受著自認為天經地義的美味--鹹鴨蛋!終於有一天,讓我一生不會忘記,那是一隻流淚的鹹鴨蛋。
  那天放學,我回到家中,桌上照例一盤青菜,還一枚淡青色的鹹鴨蛋。
  妹妹見我坐在桌前,也湊了過來,坐在我腿上,拿著鹹鴨蛋問道:「哥哥,鹹鴨蛋好吃麼?」
  我刮了她一下鼻子,笑著反問道:「你說呢?」
  「我不知道,沒吃過。」妹妹回答道。
  「沒吃過?」我的腦袋嗡的一下就大了,臉也迅速漲紅了起來,當時臉色比茄子皮還難看。
  「這怎麼可能?每次媽媽都說你們先吃完了!怎麼會這樣!」我雙手緊緊地抓住妹妹的肩膀,眼睛驚奇又不可思議地瞪著她。
  「媽媽說你學習累,需要補養,先給你吃,等到你這麼大時就也給我們吃!」妹妹小聲的說著。
  我連忙跳下炕,衝出門去,嘴裡高聲的喊著媽媽。正在收拾豬草的母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連忙和弟弟一起跑過來。我喊道:「媽媽,為什麼?為什麼你們不告訴我?我一直以為你們也都吃鴨蛋了!」
  「是這事啊!」母親舒了口氣說:「咱家就靠你了,你要是考出去,就可以給弟弟妹妹做個榜樣,也減輕家裡的負擔,關鍵時期,當然是要以你為主啊!」
  「不行,我們必須一起吃,否則,我也不吃」我邊說邊到廚房,想再找幾個鴨蛋煮上。
  「不用找了,你桌上的是最後一個。」母親淡淡地說道。
  我愣住了,回到桌前,眼睛直直地看著那只鹹鴨蛋。
  「你把這個吃掉吧,我們都已經吃完飯了!」母親催促著。
  我沒有理會母親,到廚房拿了一把刀,默默地,把那只鴨蛋一劈兩半,然後有把其中一份繼續分開,這樣一隻鴨蛋變成三份,大的一份遞給母親,兩份小的遞給了弟弟和妹妹。
  「這個鴨蛋我沒有資格吃」我哽咽著繼續道:「你們為我付出那樣多,而如今,我對家裡沒有一點的貢獻」。
  母親看看我,又瞧瞧弟弟妹妹,接過刀在自己那份鴨蛋上又劃了一刀,把其中的一半遞給我,說道:「我們平均每人一份吧!」
  這只鹹鴨蛋,被分成了四份,由於火候不到,那油汪汪的蛋黃,沒有完全凝固,一滴蛋黃流淌到桌上,我的淚水……
  沒有心情吃那份鴨蛋,看著妹妹那香香的吃相,我把自己的那份給了她,母親自己的那份給了弟弟。
  事隔多年,總是難忘那只流淚的鴨蛋。
  今天,把自己的故事講給了我的孩子,也不知道能否聽懂,她們很小心地看著我,吃掉了我遞過去的醃臭了的鴨蛋……
  時過境遷,我總是想念母親,弟弟和妹妹,大家生活得都很美好,但我相信,她們也一定不會忘記,那只流淚的鹹鴨蛋……
返回列表
花蓮民宿